为什么要有我们自己独立知识产权的的操作系统? 

    因为我们不能授人以柄,而应当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陈榕就是抱着这样的理想去追求自己的人生价值,他要用自己的能力塑造带着生命印记的独特产品,而不是仅仅满足于做企业的技术服务者——微软不能提供这样的环境,所以他选择了回国创业。 

    异国求真经 

    当波音747巨大的机身雷霆般呼啸着腾空而起,深沉的蓝色天空闪过一道眩目的光芒,熟悉的城市骤然间变小了,渐渐地消失了…… 

    他紧靠着舷窗依别了母校清华和故乡北京。 

    想到将要降落的地方——美国,陈榕的心潮翻腾起来;那是希望的远方也是未知的远方。希望在美国这个计算机世界的摇篮里,自己从事的专业能够得到更深入的探索;忧虑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命运没有给人现成的答案。这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一刻。从这一刻起,陈榕的命运就注定要属于计算机世界了。他一下跃入了美国超级计算机中心的诞生地——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计算机专业的数码之海攻读学位。在那里,他由一只雏燕化作了一只凤凰,在升华的煎熬中,陈榕人生的坐标也在不断地变动着,那浩如烟海的代码和神秘莫测的数码逻辑一下激发了他的征服欲:不,拿学位已经微不足道,我要驯服计算机操作系统! 

    执计算机领域之牛耳,当先烂熟其操作系统,于是,陈榕开始了艰难的攻关历程。他首先踏过C++语言开发的操作系统Choices,然后又把精力集中于面向对象技术,钻研诸如Smalltalk、C++这样的面向对象语言占用了他大量的时间。这段时间他几乎没有像样地吃上一餐,因为那样会浪费掉许多宝贵时光;他就着软饮料和汉堡包写了大量的C++软件包。探求的过程就像踏上登天的梯子,愈往上愈艰难,然而天地越宽阔。当他找来斯坦福大学V内核和卡耐基梅隆大学的MACH系统研读时,20万行的源代码让他头晕目眩,硬靠着自己的毅力把这些号称面向对象、面向微内核结构的操作系统全部看完。这段时空完全是没有刻度的时空,他完全游荡在数码的世界里。 

    刻苦努力没有白费,陈榕开始设计一个操作系统,然而,事情总不是那样一帆风顺,羽翼也总有一个锻造的过程,呕心沥血不分昼夜设计出来的一个系统,很快就又被自己否定了,不知重复多少次。最令他苦恼的是,自己总是陷在别人设计的阴影里,他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思考着出路,在他的内心世界里信念的渴求与眼前的困惑搅扰着他,为了悟透操作系统的理念他要到一个更大的背景下去发现,于是他来到了微软。经过8年微软的实践历练,他学会了对一个软件产品的评价,以及组件化方法组件系统的实施。 

    时光不觉中将他送到了一个新的峰顶,在这里他智珠在握。抚摸着自己已经蓬勃坚韧起来的羽翼,陈榕开始跃跃欲试寻找新的目标。 

    清华五剑客 

    陈榕孜孜于微软绿林的打造,已是羽翼丰满,对于操作系统的了解与结构关系可说是闭目能详,如果将信息领域的技术之争比拟为武林斗法,他的惯熟程度可喻为《水浒》里的林家枪。 

    上个世纪最后一年的夏季,马琦找到回京度假的刘艺平诉抒胸臆:就我们而言,决不是搞搞门户网站,弄弄电子商务能够解渴的,作嵌入式操作系统才对口。刘艺平听着马琦的阐述,立刻兴奋起来,力举陈榕为帅,“这要看陈榕有什么好主意,操作系统是他的看家本领。” 

    马琦也深有同感。于是发电陈榕,要他尽快回国。老同学的召唤正遂心愿,在内心里大家早有聚在一起共谋大业、实现夙愿的打算,于是,他立即从美国飞来,联合清华四位昔日同窗举起了科泰世纪公司的这面大旗。 

    从一般意义上讲,人一旦失去了原始生存的动力也就不再希望做些什么,像陈榕这样的IT业科学家生活绝无问题,为什么在衣食无忧之后还要像当初那样苦苦拼搏,这是世俗的人所无法理解的。因为,他需要在精神上证明自己,使自己平生所学发挥最大效能。 

    五位科学家各有所长又志同道合,他们结合在一起,为自己提出了一个相当大的任务:打破视窗的技术垄断,在信息这座大厦上再洞开一个窗口。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和欣”操作系统。于是,又一个艰苦的过程开始了,不过这一次是一个集体、一个有着共同理想的集体共同攀越。对于陈榕来说,美国的IT生涯是热身和经验铺陈的阶段,是向峰顶接近并积蓄力量的阶段,现在的目的就是为了登顶,登上计算机操作的顶峰。他们要在自己的手里拿出属于中国的操作系统。一个普通的人只有将山踏在脚下才能成为勇士,IT之峰下五位勇士的身影随着他们艰辛的脚步逐渐高大起来,他们是技术工程师杨维康、吴季风,副总裁工程师刘艺平,总裁经理马琦,首席科学家陈榕——五位文革后首届考入清华的同班同学。 

    “和欣”操作系统的完成是一个巨大工程,它需要集体的合作,每一个环节都是重要的,人间的创造力有时也像自然界出现的珍物那样,各种因素的巧合才能达成,“和欣”的诞生也是如此。五个科学家均来自77届清华计算机系,这个年龄所接触的历史又构成了他们相同的时代感受、相似的生活经历和一致的价值观。以这个前提为基础又建立了合理的组织结构,去实现“和欣”的攻关。历经两年多的努力,他们成功拿出了“和欣”操作系统这个属于自己本民族的独立的计算机操作系统。不用过多地渲染什么废寝忘食、夜不能寐,成大事者必然如此,倒是科泰公司的动、静关系耐人品味:首先是总裁马琦以他特有的随和率直将另几位大将网罗起来,在北京、深圳、美国之间穿梭协调。再就是首席科学家也就是急先锋陈榕,定,如水银坠地,猫在一处设计“和欣”方案;动,则如闪电掠过,飞来飞去搜罗信息,把握进程。另几位“和欣”骨干静卧研究室率队将陈榕的方案落实成型。 

    这个有效的机制终于酿造出了他们梦中的“和欣”,成功登顶。 

    以个人而言,陈榕本来就已经很成功,为何还要自找麻烦?他用登山家的话回答说,“‘为什么要去艰难地登山,因为山在那里’。人就是要不断地证明自己,科技的高度在那里,女神的召唤在那里。” 

    回首细流汇入川 

    2003年1月,陈榕受到前来中关村科技园区考察的胡锦涛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陈榕的辉煌是靠着自己的勤勉与聪慧磨砺出来的,自从198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同年考取中科院计算所出国留学起,陈榕就目标明确:向着计算机领域的最深处探寻下去。 

    以上个世纪80年代在美国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取得硕士学位为标志,此后的每一人生阶段,陈榕无不是在自己钟爱的领域取得一个又一个成功中度过的。五年继续在伊利诺大学的研究使他洞悉了操作系统和面向对象程序设计。1992年他进入美国微软公司工作,先后从事了多媒体软件、操作系统、IE3、OLE自动化、OLE、COM+的开发工作。这样的学术背景又为2000年回国参加创建北京科泰世纪公司,开发“和欣”操作系统和CAR技术,成为主要的设计师提供了保障。因而2004年1月《程序员杂志》将陈榕列入“影响中国软件开发的20人”的第一位。 

    在一个领域拿出具有开创性的成果非常人所能,他需要恒久的精力和毅力维持。陈榕在上小学时就使用过计算机,这在现在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了,但在那个年代可是凤毛麟角,在他小小的心灵深处,从此就栽下了计算机梦想的种子。陈榕是科学家的后代,理应受惠于这样的家庭背景,但在中国那个特定的年代却有一番别样的命运,三年级的时候,父母去了五七干校,沉重的家务就落到了陈榕的身上,要知道,这个年龄按过去的标准还应当倒在父母的怀里撒娇。陈榕的妹妹比他小6岁,在上幼儿园,他每周都要走两站路,再转乘2路公共汽车接妹妹回家,然后跑到菜市场买菜,回家后摘洗、做饭。因为人还没有灶头高,陈榕炒菜时总是一跳一跳地用铁铲翻炒。由于自己是黑五类的后代,住在机关大院却没有在城里读书的权利,只能去上附近的农村小学。这在少年陈榕的心里一直是一个阴影。失落和无依感一直伴随着他的童年,农村的孩子与大院里的孩子打群架,他站在哪一方都会落得“叛徒”的称号。身份的暧昧不明让他迷茫不已,于是他开始发泄自己的愤懑,他讨厌学校僵死的政治挂帅教学模式,经常逃课,一个人下河摸鱼,偷学校里的书躲到小树林里看。这时他才享受到了自由的慰藉…… 

    中学一毕业,命运就将他投到了北京郊区的永丰公社,每天早出晚归受煎熬,种地喂猪流大汗,假如不是那一年恢复高考,这种重复的内容也许会磨碎他的一生。现在回想起来,这段人生经历的确磨练了陈榕的意志品质,如同一首交响的乐章,低沉的部分正酝酿高潮的崛起。 

    不管后来他选择什么样的人生道路,这段历史的每一个内容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人格的发展。成长过程的每一天,每件事,就像长江上游的潺潺溪流从每一个细节汇集起来,直到鸣响起生命的浪花汇成涛涛大川。透过眼前这个稳重坚毅的脸似乎看到了这条大河的发源地。每掠过一地都要积攒起能量。 

    在微软这个当时具有一万人的软件帝国里工作,让陈榕有了天高任鸟飞的感觉,陈榕工程实践做得很多,比如现在我们广泛使用的浏览器在IE3.0版本前的图片不能边下载边显示,这就是陈榕在微软时,把这种技术整合进浏览器的。 

    上个世纪末,Java平台的问世,使他大感顿悟,C++编译后的文件名是.obj,而Java编译后的文件名是.class。obj就是Object,不就是对象、元素吗?Class不就是集合吗?人们每天都在忙着编译各自的程序,可是又有谁真正把Java参悟透了?想到此处,陈榕只觉得醍醐灌顶,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难问题顿时迎刃而解。原来一直对如何解决操作系统面向对象问题茫然的陈榕,终于领悟到:当初看Choices为什么想不通到底它哪里设计不对,“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处在元素层面,是无法理解集合概念的。 

    人生的川流形成了人的特定性格,飘浮在河流上面的的知识之舟伴随着东流入海,在宽阔中豪迈。 

    登泰山而小天下 

    泰山在东,泰山脚下的中国需要有自己的嵌入式操作系统。打造中国自己的操作系统一直是陈榕的信念,也是科泰公司的方向。操作系统长期以来是国外系统的天下。从Unix、Windows到Linux,都是我国IT人心中的痛。人们一直期盼有一个完完全全属于我们自己的操作系统。事实上,科泰所要介入的是嵌入式操作系统,而不是桌面操作系统。随着越来越多的自动化电器、机械的出现,嵌入式操作系统的重要性也越来越高。一段时间之后,陈榕及时地规划出“和欣”嵌入式操作系统和ezCOM技术。据介绍,“和欣”的工程代号原来叫Zyco,这个命名来源于中间件、因特网、操作系统三个词的汉语拼音首字母,这就明确表示了Zyco是属于基于Internet和中间件的下一代操作系统。COM组件技术,已经在技术开发者之中耳熟能详,科泰世纪人心目中的组件技术应该是更容易掌握的。为降低技术门槛,开发技术应该更容易(Easy),这也是ezCOM命名的由来。能够看得出陈榕与他的战友们是要将这一技术普及成为推动我国技术革命与产业革命的动力。科泰公司总裁马琦更加直截了当地定义道;操作系统只有普及到人们的应用中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为什么要有我们自己独立知识产权的的操作系统? 

    因为我们不能受人以柄,而应当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陈榕就是抱着这样的理想去追求自己的人生价值。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要用自己的能力塑造带着生命印记的独特产品,而不是仅仅满足于做企业的技术服务者——微软不能提供这样的环境,所以他选择了自己创业。当许多IT人都持怀疑的眼光看着这位蕴藏着无限热情的中年男子,《程序员》杂志评选影响中国软件开发20人中这样介绍: 

    陈榕的身上散发着一股锐气,有人说他是个天生的演讲家。不过当陈榕刚到国内推广其思想的时候,很多人不理解,他的情绪也会很激动。有人说他对技术研究得太深刻了,虽然提出的思想很对,但这种事情不应该在国内做,因为中国没有这样的环境。 

    陈榕很有信心地解答了这样的担忧,他用一个例子来证明:微软很多的产品在1.0和2.0版本的时候都不被人看好,都是到3.0才成熟并得到市场认可的。我们也期望那一天早些到来。 

    好的东西总会受到大家的追捧,没有理由不相信陈榕和他的朋友向我们的生活实实在在托出来的宝物会在不长的时间内得到认可。在享受技术革命的风光里,跟着开拓者的脚步,登上泰山之巅把视野送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