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的飞速发展,让越来越多互联网老兵投身到这一行业。

“在区块链这一波科技浪潮中,一定会有类似互联网搜索广告这样伟大的商业模式诞生。”这是采访刘杜然时,让人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刘杜然,星途协议Atlas Protocol(ATP)的联合创始人。前星云实验室(Nebulas Labs)负责人;前Google美国总部高级工程师,在Google Play 和Cloud Firebase 领导多个机器学习应用项目;前FreeWheel高级工程师,发起了最早的移动视频广告产品;前IBM中国开发实验室软件工程师。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

 

区块链的飞速发展,让越来越多互联网老兵投身到这一行业。在一夜暴富的大潮退去后,还坚持激流勇进的硅谷人才,星途协议ATP联合创始人刘杜然,有着什么样的心路历程。

 


乌托邦实验

 

2009年,出于对新技术的好奇,时任IBM中国开发实验室软件工程师的刘杜然第一次接触了比特币。当时普遍认为十年后才能看出结果,要么比特币会非常流行,要么会一文不值。当时他只是把自己当做“乌托邦实验”的一份子参与了这个实验,完全没有意识到比特币这个新事物的价值。

 

就像《生活大爆炸》中那个戏剧化的情节一样,刘杜然当时通过社区免费领到了一些比特币,并且也在个人电脑上体验了挖矿。但由于存放钱包私钥的电脑被格式化了,就这样失去了这些日后的“巨额财产”。

 

“随后的几年里,虽然常常听到比特币暴涨暴跌的消息,但我还是认为区块链不过是个巨大的泡沫,直到2017年。”刘杜然说。

 

彼时,在区块链行业内掀起了智能合约爱西欧的热潮。同时,比特币价格节节攀升并开始硬分叉,媒体新闻铺天盖地;另一方面,区块链项目团队也开始不停地做技术分享和社区推广。Google内部讨论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的热度也日益增加。

 

“星云应该是最早到Google硅谷总部做区块链技术分享的国内团队。在Google内部论坛看到星云技术分享的介绍消息后,第一次接触到了星云的核心理念,即星云指数(Nebulas Rank),听起来和Google著名的网页排名(PageRank)搜索排名算法很像,有些意思。”于是刘杜然决定主动去和星云团队聊聊。

 

恰好当时星云的联合创始人徐义吉,正在斯坦福高尔夫球场旁的咖啡馆里和丹华资本的张首晟教授做一个闭门讨论,探讨区块链创新。他去旁听了一下,听了之后,他非常认同星云的技术理念。互联网是信息网络,PageRank算法对信息进行了检索排序。而区块链是价值网络,Nebulas Rank提供了一个区块链多维数据价值的衡量标准。

 

为何下定决心投身区块链

 

“如果你看到一艘火箭飞船,不要问什么舱位,赶紧先跳上去。”刘杜然说,“这是Google早期员工都非常认同的一句话。”也不怪乎他会被区块链的飞速发展所触动,毕竟不到十年的时间,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已有几千亿美金的市场规模,年初高峰时甚至都超过了Google公司的市值。

 

在斯坦福旁听徐义吉的演讲,感受到区块链行业的机遇和挑战,当时的刘杜然真的可以说是心潮澎湃。当时决定,他未来5到10年,都要all-in在区块链这件事上。

 

虽然Google和Facebook都对区块链很感兴趣,并成立了专门的部门,也做了相应布局。但一个公链项目,技术、社区、通证这三个要素必不可少。像Google这样庞大的上市商业公司,在新的区块链市场中掣肘甚多,只能做外围的技术介入,无法深入触及到社区和通证,将很难最终走通。

 

在Google的7年对刘杜然来说更像另一段校园时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是一个非常纯粹的技术社区,“在Google可以心无杂念地专注在工程技术上,但可能因为待得太久,感觉和外面有些脱节了。”刘杜然说。

 

意识到机会非常宝贵且激动人心的刘杜然决定——是时候离开Google了。

 

理想主义情怀

 

谈到为何加入星云,刘杜然坦言,自己是被星云的技术愿景所打动。

 

刚结识星云项目的联合创始人徐义吉时,他就向徐义吉表达了all-in区块链的想法。“徐义吉建议我先去配置点数字资产,感受一下行业的脉搏。”刘杜然接受建议,买了点币。当时他的想法是,如果他对区块链的看法有误,那么买的这些币就当做交学费了。结果不到一周,市场遇到了黑天鹅,买的币真的都腰斩了。

 

也正是从这时候开始,刘杜然认真的理解区块链,阅读白皮书,学习代码,并被它的技术内核、极客精神、社区热情所触动。区块链的真正信仰者并不在意数字货币相对于法币价格的波动。他认为,从趋势来看,整个区块链行业在未来一定会更加壮大。

 

和徐义吉接触后,刘杜然感受到了他和星云创始团队的理想主义情怀。“义吉作为区块链行业的连续创业者,早已经过了财富自由的阶段。但整个团队还是非常努力,这是基于对区块链愿景的高度认可。”刘杜然说。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all-in了。加入星云后,从早期参与星云链最初版本的底层架构设计,到后来做为星云实验室(Nebulas Labs)负责人孵化生态项目和拓展生态合作,经历了星云团队从10人左右到上百人团队飞速发展的过程。对比在Google的时期,创业生活状态变化巨大,但他没有后悔。

 

原生的区块链广告互动营销

 

星途协议ATP这个项目的诞生,来自于团队自己亲身经历和看到的很多行业内的痛点问题。对于区块链项目团队来说,市场上没有有效的技术平台来做广告营销推广。传统的互联网广告渠道,纷纷对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关上了大门。如果现在没有人做星途协议ATP这样的事情,这些想法后续也会演变出来。但是作为区块链生态的推动者,已经提前地看到了。

 

所以星云实验室(Nebulas Labs),联合xGoogler区块链联盟(xGBA),聚集了一帮前Google的同事,一起孵化了星途协议ATP项目。作为项目的联合创始人,刘杜然非常珍惜这个和团队一起创造未来的机遇。他认为,在区块链这一波科技浪潮中,一定会有类似互联网搜索广告这样伟大的商业模式诞生。

 

对于星途协议ATP,刘杜然表示,区块链的营销需求,最终要用区块链的方式去解决。这和原生互联网广的告没有可比性,也无意于把区块链的思维方式,强加到已有的互联网营销的庞大体系中。这也是他对于区块链区别于互联网的解读。“古典”互联网广告的CPM/CPA,追踪转化以及ROI模型很难直接映射到区块链的世界当中。因为互联网和区块链应用形态存在巨大差异,offchain和onchain目标用户画像存在巨大差异,即使强行做映射也很难有效。星途协议和现在的传统的数字营销市场并不发生正面冲突。

 

有人会认为现在的区块链广告市场相对还太小。就像8年前刘杜然在FreeWheel开始做移动互联网广告视频产品的时候,大家当时也普遍认为iPhone太贵,4G难以普及,智能手机应用市场太小。需要看到、预判和相信未来的发展趋势。

 

过去一年里,很多移动互联网优秀的技术人才从大公司出来加入区块链,去拥抱区块链技术给世界带来的变化。“炒币的一夜暴富是对区块链非常片面的解读,区块链依赖的是技术和算法,是技术驱动的社会关系重构和价值再分配。”刘杜然说。

 

对于Google的发展来说,从PageRank算法技术到Google Ads广告系统的商业模式演变是自然的。相似的,从星云指数Nebulas Rank到星途协议Atlas Protocol,刘杜然坚信星途协议ATP是区块链原生广告互动营销的必然方向。

 

“这也是我们坚持的理想主义,无论行业内有再多的干扰和浮躁,也不会改变初心。”刘杜然最后说。

 


原文出自:http://www.huoxing24.com/newsdetail/20180709141746594232.html

 

微信公众号→添加朋友→搜bite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