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一直以来被认为是没有华尔街中间商的IPO(首次公开募股)。现在来看,ICO看起来不那么具有革命性了。草根阶层对于ICO而言可能已经失去吸引力。也许ICO的创新只是技术上的——将非流动资产转变为可交易的代币——而不是颠覆由机构和富人阶层主导的风投体系。
根据CoinSchedule的数据,今年区块链创业公司已经通过ICO筹集了180亿美元,几乎是去年一整年的五倍。但与2017年不同的是,融资额的增加很大一部分归因于一些大型的ICO项目,这些项目针对的是经过认证的(也是富有的)投资者,而不是普通投资者。电报(Telegram)以这种方式筹集了17亿美元,这也使其放弃了公开发售计划。根据CoinSchedule,今年10个最大的ICO项目中,Tatatu的5.75亿美元发售和Basis的1.33亿美元发售都是以非公开发售的方式进行。
随着监管审查的加强,许多初创公司发现从私人投资者那里筹集资金比公开发售更简单方便,而私人投资者对数字资产的兴趣也在增长。这使得加密货币行业的融资有点不像“狂野西部”,反而有点像传统的风险投资。
伦敦Autonomous Research的金融科技战略全球总监Lex Sokolin说:“这个行业从需要考虑三件事情发展到需要考虑三十件事,而这三十件事与传统金融非常类似。”
ICO最初是作为区块链初创公司通过发售代币来筹集资金的一种方式,这些代币可以在以后用于它们提供的服务。最开始,创始人所做的就是建立一个网站,上传一份详细介绍该项目的白皮书,在社交媒体上宣传,然后以比特币或以太坊的形式募集资金。随着ICO市场在去年比特币的暴涨中蓬勃发展,事情就变得更加复杂了。
首先,全球各地的监管机构对ICO中的欺诈行为以及对证券发行注册要求的躲避行为更加警惕。这意味着许多想要合规的ICO发行公司选择聘请律师来避免踏入监管雷区,这使公开发售成本增加。合规且更容易的代币发售方法就是将它们提供给经过认证的投资者,这些投资者在美国可以免于注册。
与此同时,ICO热也引起了包括风险投资家、家族办公室和加密对冲基金在内的机构投资者越来越多的关注,让创业公司更容易募集资金。CoinSchedule的数据显示,今年ICO筹集的资金中约有18%完全通过非公开销售获得,37%进行了非公开预售。
“如果你能在非公开发售中筹集资金,那么公司能获得最好的ROI(投资回报率),因为它带来的不确定性最小,监管风险最小。”Orbs创始人Uriel Peled说。Orbs今年通过战略投资者、私募基金和风险投资,在非公开销售中筹集了1.2亿美元。
研究机构Autonomous的Sokolin估计,将法律、营销和咨询服务费用包括在内,一次公开发售的ICO可能要花费100万到300万美元。根据CoinDesk的数据,截至6月份,除去Telegram,今年每个ICO项目平均筹集到3070万美元。
当然,ICO并不完全像IPO。对于许多人来说,公开销售是向大众分发代币,有利于增强知名度——尽管许多创业公司发现也可以通过其他手段实现这一目标。随着非公开发售的激增,有时被称为空投的代币赠送也在激增。Tatatu赠送价值5000万美元的代币,而Orbs正在向选定的开发者支付费用让他们使用其平台。
一些创业公司既进行非公开发售,也进行公开发售。寻求将区块链引入游戏行业的Dragon表示,它在非公开发售中筹集了4.08亿美元,在公开发售中筹集了1200万美元。
有些项目仍然可以推出成功的公开发售,但募集的资金数额相对较少。一个反例是EOS,它筹集了40亿美元。
CoinList是一家帮助企业通过ICO筹集资金的公司,其首席执行官Andy Bromberg说:“我们看到高质量项目与低质量项目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他说,好的项目更多地转向私人投资者,而坏的项目则发现募资变得更难了。
所有这些都可能表明,草根阶层对于ICO而言已经失去吸引力。也许ICO的创新只是技术上的——将非流动资产转变为可交易的代币——而不是颠覆由机构和富人阶层主导的风投体系。欺诈、监管行动以及加密货币市场近期的暴跌也清楚地表明,将存款投入代币中可能不是普通散户的最佳选择。
Autonomous的Sokolin说:“毫无疑问地说,募资民主化已经遇到了不少障碍。但我仍然认为,在所有的软件和网络都与世界以前的方式截然不同的情况下,现在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