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亮|CyberMiles 创始人


我在欧洲核子中心做上帝粒子项目,后来在美国读博士,然后2002年创业,再后来去了阿里巴巴,负责手机淘宝,后来跟朋友做了兰亭集势,之后我们还想继续做电商,但觉得打不过阿里就跑到美国去了。


美国电商比较弱一些,我们很快就把美国的市场给抢了。现在5miles是前十名的平台,每年有差不多三十亿的交易额。


1.打火机理论


我去过很多国家,每到一个国家都会买一个一次性打火机。我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一次性打火机应该是一个国家的刚需,那你觉得这个打火机值多少钱呢?我自己觉得应该值一块钱,想象中它不应该是一百块钱或者一分钱,打火机随法币的定价应该是1元,所以打火机的价格代表着一个国家的货币购买力。


现在看一下我去过的这些国家的打火机价格。美国1.5美元,中国一个打火机是1.5元人民币,在英国是1英镑,在法国1欧元,越南是2万越南盾,印尼是8000印尼盾,津巴布韦300亿津巴布韦币。


津巴布韦在过去的几年内已经没有自己国家的法币了,都在使用美元来做计价。这样一个不稳定的国家体系内,法币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因此价值变得非常低。


根据两张图的数据对比,可见像越南、印尼、津巴布韦等国家的货币是存在超发的。传统货币的共识由金本位变为国家信用为担保。
而在区块链领域,比特币采用的是去中心化的共识,发行机制类似数字黄金。那数字货币是不是一个避险的资产?确实是。


在2013年,我买比特币时有一个直观的想法,全世界有60亿人口,假设我买一百枚或者一千枚,我会富可敌国,所以当时做了很简单的计算后,我就买了比特币。


我自己以前是做电商的,认为支付是非常重要的环节,我2013年投资一家公司做比特币支付的公司。这家公司当时我们认为是一定会取代互联网的电商支付的,结果第二年爆跌。


我当年也有很多比特币,到2016年年底的时候,我的朋友说币值又涨回来了该卖了,我2016年年底的时候就把我的比特币卖掉了。


后来我就专注做技术,我当时并没有特别看好数字货币。


后来我慢慢研究区块链发现,它远远不止只是一个数字货币这么简单的事,我自己做电商时慢慢发现数字货币加上电商是未来下一个时代的红利。


2.中国电商的红利从哪儿来?


我在国内做电商12年,目前还在做电商,这期间自己有非常多的感触。


在2003、2004年我从美国回到中国,开始做电商时,碰到很大的问题就是线上支付。


电商一共分三个流,金流、物流和信息流。信息流相对比较简单,我们很容易解决,物流后来有了四通一达,当时最大的问题其实是金流。


最开始淘宝采用的是汇款,很多汇款需要的时间很长。其实,在十五年前就有很多专家讨论这个问题,当时美国的在线支付是全球领先的,大量专家认为中国未来应该走美国的道路。所以在2002、2003年的时候,很多的银行都投入人力、精力,发行信用卡。


在2002、2003年美国的信用卡普及率是60%多,电商普及率4-5%,再来看看今天的现状,2018年美国被我们彻底甩了十条街。


真正的支付问题是被中国人解决的,不是被美国人解决的,也不是被欧洲人解决的,是因为中国有微信,有支付宝。


再想想,为什么中国能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中国最后弯道超车了?


因为中国过去没有一个基础的支付平台,也没有一个良好的支付环境,所以中国银联开始就要求所有的银行必须全部对接中国银联的统一接口,这导致整个支付的网关成本极低,这就是中国的支付现状,成本是低于千分之一的。中间多收的钱那是政府为了维持系统运行收取的费用。支付宝也从千分之六降到了千分之三,这个千分之三其实还是可以再降的。


这是中国的现状,在全球所有电商支付里中国是第一名。


中国电商的红利从哪儿来?


从两个地方,第一个中国电商的红利得益于整个互联网的增长率,从0一直渗透到70-80%。第二个得益于我们非常高的房租地价,在北京这么贵的房租,如果你不把东西的价格卖高三五倍你赚不到钱。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阿里巴巴利用中国的高房价发展起来。以前我管手机事业部时,我经常讲,比起别人我们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最幸运的是因为中国的房价一路高涨,我们的业绩就会一路高涨,如果中国的房价跌下来了,我们的生意也就差不多了。


当中国的房价非常低,对于购物商场的商品,线上线下价格是一致的。毛利只有3-4%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有电商红利的,虽然我以前在淘宝工作很多年,但是可以这么讲,在整个全世界所有电商里阿里做的好,淘宝做的好纯粹是因为我们拿到了很多地产上的红利。


虽然潘石屹赚很多钱,但是同样由于地产的红利让电商也赚很多钱。


3.怎么发现电商的下一波红利?


从当前在全球电子商务里所占的份额看,中国是其他前五大国家的总和,这个情况大家可以看到,中国的GDP是排第二的,但是等于其他国家的总额。


美国的商业银行的数量曾经是14000家,大家会说人人都会开银行,其实在美国确实是这样。


银行数量最多的时候其实是在互联网最早期,大概1982年的时候,大量的银行开始诞生,接着很多银行因为兼并而消亡。在美国银行是申请牌照就可以开的,当有了互联网后银行的竞争就会更加激烈,因为银行可以做更多地方的生意。


今天美国有三千多家的银行,这三千多家银行绝大部分就是在七八十年代诞生的,其中甚至有上百年的银行,它经历了长久的基础建设。美国前二十名的银行你每天的结算我们给你开一个账号,你把数据同步过来,我把我们的数据同步给你,你也可以下载下来做验证。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会觉得太不靠谱了,所以这样银行基本上是没有办法合作的。


因为美国是一个非常民主的国家,没有人对银行做出要求,比如说你必须接受统一的支付网关,不像中国要求所有银行与银联对接。
还有美国的支付方式非常多,大家看《教父》等电影里,老大们经常是签支票,大笔一会挥就出去了。其实这个要走几百个流程验证,要给你核对、记账以及银行做结算等等,一个支票最后落地成为你口袋的钱要两三天的时间,这中间的损耗成本是非常高的。除了使用支票的付款方式外,西方保留了相当多的支付方式,比如有汇票等等。


所以当很多人说支付宝要去美国了,要去西方了,我会直接地讲这都会失败的。


今天出海的支付公司没有一家能做成功的,原因就是因为整个基础设施不支持我们今天在西方国家里做支付。


到海外拓展非常难,一丁点红利都没有,因为海外的地产非常稳,支付红利少了2-3%。我自己出海做业务做了四年多,一直有一个理想,我怎么能发现电商的下一波红利?


去年开始我们认真研究这个事情,我们发现区块链是这个问题根本的解决方案。


区块链和电商的结合,在金流上,可以更便捷、快速,安全。除了金流之外,其实区块链在物流和信息流上也有很多的利用空间。在物流方面,利用区块链,可以隐私保护,信息确认,低成本信息记录,而在信息流方面,可以做到透明、公开、确权、溯源。


4.数字货币支付方式将成为一种趋势


从 2011 年开始,IBM 推 HyperLedger 推得很厉害,但是很多人仔细看了以后,发现这些功能,数据库也能做。


这从一个侧面证明了 token 对于区块链的重要性。去掉 token,区块链就是一个慢速低效的DD。


Token 最初被理解为数字代币,但它其实是社区的一个权证、激励机制,是生态的一部分。


首先是整体层面上的激励,持有Token的人都会积极参与、希望平台发展向好,Token越来越具有价值。其次,Token无论作为一种支付手段、还是激励手段,都很低成本且高效的。


以某上市公司当初上市授予员工股份为例,整个流程走下来,在证监会的手续费要有 2 万美元,后来新员工入职,期权授予需要一个团队来做。Token 代表一个网络的使用权,但转移起来非常快。


Token是透明的,可作为一种监督机制。我们有几个账号,包括基金会的、 5miles 的,很透明放在那里,社区成员可以看到这个账号的情况几个月没有变化,会很放心。


Token属于金融范畴,其所具备的改变生产关系、重新分配资源、利润和风险的潜力确实值得期待。现在 CMT 是基于 ERC-20 的通证,未来主链发布后会进行迁移,1:1 置换,token 正式发布时,会有现实应用场景,可通过 Howey 测试,不会是 SEC 提到的 security token。


但是,中国的数字货币当下还处在一个被严格监管的状态下。可以大胆预测:未来五到十年,中国极有可能成为全球移动和在线支付最落后的国家。


数字货币这个支付方式将成为一种趋势。它的优点是手续费低廉,到账迅速,无国界对接全球业务。


其实现在情况并非如此,以太坊被堵塞了我就用比特币打钱,所以去年年底的时候比特币也堵塞了,手续费最高的时候涨到了30美金。30美金支付的成本相对于传统的支付方式也很贵,所以我们今天的数字货币的支付其实已经落后于现在传统的支付,这些问题都亟待我们解决。


5.为电商优化的基础公链


CyberMiles是全球第一个为电商优化的基础公链。


我们做了自己的虚拟机,做了自己的高级语言,做了智能合约使其更加符合商业场景,单次的单向的,我们用了预言机(oracle),可以延长时间执行,包括可以有更多的等待时间。


500倍以太坊的速度和接近0的gas。


我再说一下今天市场里很多的公链都号称百万级别的TPS,我认为百万级别的TPS都是鬼扯,区块链本质上是一个非常缓慢的分布式的存储系统,如果要做到百万级别的全网主链的TPS,今天的技术是完全不可能的。我在推特、脸书上看到很多链号称能做到百万级别,我们测过很多,没有发现一家超过两万到三万的。


对我们来讲,我们的定位是专门为电商优化的基础公链。


我们最近的Travis测试链目前运行的不错,目前全球的十多个大学和几十个比较知名的公司都在上面测试,也包括来自阿里的开发人员在我们的链上进行测试。


我们的优势是手续费趋近于零,完全是零的话,肯定容易被攻击,会把整个链堵塞。十秒钟确认交易这个对电商来讲是够了,电商在这个时间点内的价格波动是完全可以承受的,但是对金融这个行业十秒钟是不够的。


每个链有它自己的特点,这点是我们比较坚信的,在未来每一个大的垂直行业都会有自己的公链,而不是用一个公链来解决世界所有的问题,这也是很难实现的。


我们在9月份上线,在七八月份会公布挖矿的矿机盒子包括CyberMiles的节点,这是一个十万亿的市场规模,有时间的话大家可以看看我们测试链的情况,大家也可以自己下载测试代码在上面尝试。


未来我们的测试链公链将全线支持以太坊的Dapp,我们自己开发的虚拟机完全可以独立,像EOS一样,原因很简单,我们不希望开发者要做一个选择,我们希望开发者能够一次性开发并在多个地方运行,而不像IOS一套,安卓一套。


我们也呼吁开发公链的项目和公司尽量能够采用统一的标准,比如说我们都支持以太坊的虚拟机,你不使用以太坊虚拟机你可以开发自己的,但是要支持以太坊的Dapp的运行。


6.电商公链


在未来的公链市场,基础公链会有2-3个,每个会有自身的特点,比如是DAG的、高安全的、高共识的、加密类的等。


剩余的公链市场应该是各个行业的垂直细分领域的公链。


电商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最中心化最富有的行业。电商细分领域的公链与基础公链的区别和优势在哪里?


以太坊的手续费很贵,有部分原因是,以太坊的开发人员是追求数学优美的,过多的交易堵塞以太坊,他们就设计了 gas 费,将经济调节机制设计进去让以太坊变得更“干净”,很聪明。


但 CyberMiles 不同,我们要做实际落地,保障用户体验。


CyberMiles 定的是,用户之间发生交易不收取手续费,但是涉及智能合约,需要节点执行和验证,我们会收取一定的 CMT。为了资源不被空耗,团队会利用互联网已经比较成熟的机器学习等技术来找出里面的垃圾邮件、恶意交易等等。


CyberMiles 通过前设防、后找回,可以防止以太坊之前曾发生的 token 打错丢失状况、即使发生、也有可能弥补。


CyberMiles 是做实际落地的,用户体验很重要,关于Token丢失,在事发前是可以通过代码规避的、如果真的丢失也是可以通过投票来决定是否找回。这样做是因为用户会想,如果我的钱丢了可以去找银行,为什么 Token 丢了不能找平台呢。


所以,这层安全机制也需要做到。


7.CyberMiles 的目标


去年我们发行了一个公链,刚上线涨了2300多倍,大概有几秒钟我身价达到了八千多亿,这几秒钟,我比马云的财富还要多,但是后来跌下来了。


我们今天先把目标定的小一点,做电子商务以太坊,但到明年实际落地,CyberMiles 的很多功能的易用性很有可能超过以太坊。


2018 年是区块链的落地年,没准明年我们就可以说我们超过了以太坊。


从在使用人群占比上,现在的区块链相当于1996、1997年的互联网;在发展阶段,现在的区块链相当于2005年左右的互联网,处于爆发前夕。


而从协议业务的维度看:互联网是协议轻,业务重;区块链是协议重,业务轻。


当然,CyberMiles 并不完美,首先,DPoS 共识机制本身还有缺陷,例如有可能被资本操控,此外,以“5miles”为例,在主链上线之后接入,社区用户可能会在Token的激励下,去承担各种功能,包括客服、营销等,其中存在很多不可控因素。


但区块链的落地,毕竟会为小型企业提供更多机会,有可能改变只能依附于大型平台的现状。而另一点,区块链是点对点之间、机器对机器的信任机制,并不能解决人的问题。互联网时代电商发展多年累积的经验或可用于解决上述问题。


CyberMiles 后续在 C2C 电商之外,也会做 B2C。而《5miles》在区块链迎来全球性发展的当下,可能会在 2018 年进军韩国、日本、越南等国家。


原文出自:https://www.jinse.com/bitcoin/267906.html



微信公众号→添加朋友→搜bite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