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炮专访第二十四期

专访嘉宾:SDChain 联席主席 沈杰&David Pan

项目官网:www.sdchain.io

类型:服务于物联网的区块链底层公有链

《大炮专访》用于尽可能地让大家了解项目方各方面,但不代表我们对其持任何认可态度,更不应理解为背书或推广。同时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您任何的投资行为,需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如不同意,请立即离开。


本次专访全程视频,前方高能

温馨提示,专访中核心问题包含:

  • 六域链项目介绍;

  • 首席科学家沈杰资历背景;

  • 首席执行官David Pan资历背景

  • 六域链与六域模型的关系;

  • 六域链共识算法SDFT与其他共识算法的比较;

  • 六域链要如何解决物联网当前存在的痛点问题

  • 沈博士是否能all in到六域链的开发和运营中;

  • 沈博士回应网传履历造假问题;

  • 沈博士回应六域链出现多个公司主体的原因;

  • 六域链与IOTA、沃尔顿链、万物链、物信链的横向比较;

  • 六域链是否会采用DAG技术作为底层;

  • 六域链当前的开发进度;

  • 对物联网技术和区块链结合的展望;

  • 沈杰、David Pan想和大家说的话。

大家好,这里是《大炮专访》第二十四期。今天的嘉宾是六域链基金会联席主席兼首席科学家沈杰博士,以及另一位联席主席兼首席执行官David Pan。沈博士是中科院博士,也是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访问学者,代表中国领导制定全球首部物联网参考架构国际标准 ISO/IEC 30141,是物联网“六域模型”的提出者和主编辑,自 2011 年起担任国家物联网基础标准工作组总体组组长,也是物联网国际权威专家;David Pan毕业于美国加洲大学柏克利分校,是美国哈佛大学金融财经硕士,也是前Arm 亚太区物联网市场总监。更多问题我们请沈博士和潘总来为我们进行解答。

更多信息您可以通过六域链官网(www.sdchain.io)进行了解。

以下为访谈实录,为了阅读体验,已将对话内容做适当整理。

大炮专访——从此您和区块链零距离


王大炮


首先,能否请沈博士对六域链做一个整体介绍,包括六域链这个项目是怎么来的,特点是什么,要做什么以及打算怎么做?

沈杰

SDChain联席主席&首席科学家

首先第一个问题,关于六域链这个项目是怎么来的,这个项目的发展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我从2002年开始做物联网,这中间物联网经过了漫长的发展,因为它本身技术比较跨越,而且物联网又是跟很多行业融合在一起,所以发展比较困难也比较缓慢。经过大量研究,我们在2013年提出了一个新的架构——六域模型,通过这个架构可以帮助各个行业真正弄清楚物联网是什么,该怎么在行业里实现落地,这是从各个行业之上抽象出来的总体参考架构。有了这个架构之后,从某种意义上讲,使得物联网在各个行业落地发展过程当中大家都有一个框架可以去遵循,就像盖楼一样,如果只有砖头水泥而没有盖楼的图纸,压根不知道要怎么盖起来。从物联网之前的发展到六域模型的提出,这是第一个阶段。

接下来我们又发现另外一个问题,尽管物联网在自己的行业应用生态里面可以得到解决了,但还有一些问题没得到解决,比如这里有两个非常典型的问题。首先是人和设备的信任问题,未来物联网是大量带有一定智能化的终端跟实体世界的融合,而且它最终还是要为人服务的,如何解决人与设备的信任问题,就需要用到一种新的技术去维持这样一种机制。第二个问题是确权问题,物联网不止是简单地让你可以通过一些设备来了解家里的温度多少、田里的农作物怎么样,更多的是通过物联网获得实体世界的大量数据,通过大数据的加工处理之后在多个主体之间进行共享,去分享今后这些大数据带来的利益,那么这里面就会涉及到一个典型的问题,从数据的采集到数据的分发、数据的流转,它的所有权、使用权、价值分配,这些东西都会在不同的主体之间进行流通,这时候就会产生数据在网络流通过程中信用和价值的确权问题。如果这些问题我们不能从根本上去解决,哪怕在一个行业里面布了很多的物联网设备,也有很多的物联网数据,但还是不能解决将来大规模应用推广的问题。大概在2015年我们跟从加拿大回来的团队碰到一起,那时我才第一次接触到区块链的概念,当时我眼睛一亮,一直以来在我脑子里面还残留的问题,区块链一下子都帮我解决了。这时候是到了第二阶段,我们开始研究区块链和物联网尤其是在六域模型的框架体系下该怎么进行融合,所以从15年开始我们两边的团队开始形成一个新的体系,也成立了六域区块链联合实验室(那时候还不叫六域链)。

从15年到17年,两年多时间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依旧困扰着我们。实际上物联网有了六域模型之后已经能够很好地指导在各行业应用落地,区块链也能帮物联网解决信任的问题,但我们总觉得它的商业模式和生态里还缺点东西。在17年上半年,我们突然发现社会上开始在谈论区块链,但大家更多谈的是币圈的一些事,我们则发现了另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东西,就是区块链自身带来的token,我们发现有了token的加入之后,其实就相当于为物联网和区块链带来了第三股力量,这三者之间开始形成一种相互协作、共荣共生的生态。这时候大家的信心彻底被点燃了,于是我们很快就成立了六域链的团队,这是第三个阶段。从物联网的研究到六域模型的提出,到和区块链的结合以及技术架构的理顺,再到融入token来激活整个生态,经过这样三个步骤,最终才有了我们六域链这个项目。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六域链的特点,这方面也可以详细谈谈。我们把区块链分几代来看,第一代公认的就是比特币,比特币其实就是通过区块链的底层技术生成了一种大家都信任的虚拟货币;第二代是以太坊,以太坊智能合约的突破使得整个区块链技术能够更广泛地被延展开来,但在这个阶段我们大部分关注点还是在于去不断地完善这个底层;现在我们认为第三个代的区块链底层是跨链的融合,有这么多链之后,链和链之间要怎么进行融合,这将会成为今后影响整个虚拟空间互联互通非常重要的话题。

在我们看来,前三代区块链的特点最主要还是在不断完善区块链的底层来为将来可能的生态打造基础,但这里面存在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现在所谓的炒币现象,事实上现在确实有很多币是有价值的,但也有很多是空气币。从根本上来讲,我认为虚拟货币跟法币是有很多相似性的,法币的诞生是因为社会中商品和商品交换需要一般等价物作为交换媒介,所以才会从原来最早的黄金到现在各个国家纸币和法币诞生。但虚拟货币也有它的独特性,它不是先产生虚拟的商品,而是先有虚拟货币如比特币这样的一种特殊形态,这就导致整个区块链空间里面目前只有虚拟货币而没有可以交换的商品,最后就只是形成一种币和币之间纯粹的流转,而实际上这种流转的意义本身并不大。但这只是新事物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暂时状态,区块链发展的最终形态一定是有了大量的数字资产之后,将来也会有对标物作为这些数字资产交易的等价物,这样才会更有利于数字经济和数字生态的繁荣和发展。但是从区块链1.0、2.0、3.0到目前为止,我们依旧看不到真正有价值的数字资产导入到区块链上,只是更多的币发出来了,却没有更多数字资产。

未来数字资产最大的来源依旧是来源于实体世界的物,各种各样的物和商品映射到虚拟空间之后产生大数据,这个时候物联网会为我们的区块链创造大量真正有价值的数字资产。有了这些数字资产之后,就会真正意义上去带动生态的不断迭代发展和繁荣。我们六域链的目标是把自己定位为4.0,我们不再是像其他区块链一样,重点只是专注于区块链的底层,而是两条腿来走路;一方面我们着眼于物联网的应用生态,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广阔的前景;另一方面我们也着眼于面对这样一种物联网应用生态,区块链的底层该怎么建设、运营和优化才能够让两种生态形成一种共荣共生的关系,而这种共荣共生一旦建立之后,今后物联网源源不断创造这些数字资产,就能够在区块链的空间里面形成一种能够自我成长的经济形态。

总结来讲,我们的特点就是要去创造一种可信的物联网数字资产的区块链生态体系,当然最终还是要落脚在区块链的生态体系,但我们重点是为物联网和各个行业的融合去创造这么一种区块链生态体系。

第三个问题是怎么做,我刚才讲的两条腿走路其实就代表我们要怎么来做。我们的项目之所以叫六域链,其实就是来自于对六域模型名称的引用,这也代表六域链的社区将来会重点分为两块,一是用六域模型的标准体系结合整个社区的生态力量,来帮助物联网在顶层推动相关的规划和今后一些落地实践的支撑;二是优化面向物联网的区块链底层,来为各行业生态的建立和落地提供底层的支撑。


王大炮


据我所知,沈博士您是国内区块链物联网领域的顶级专家学者,您是否能为我们介绍一下您的一些背景情况?

沈杰

SDChain联席主席&首席科学家

我1998年到2002年在浙江大学念本科,2002年到中科院读博士,02年开始成为国内第一批研究物联网领域的人,那个时候还不叫物联网,而叫传感器网络,也有很多早期特殊的应用场景,并不是像今天一样。2002年的物联网还不是今天这样一个概念,几乎连学术论文都还没有,16年来我一直在这个领域里面进行研究,大家在网上搜“沈杰+物联网”就可以找到我早几年的一些信息。后来我们的物联网团队在无锡落地,当时温总理来视察过我们,他非常认可物联网的战略方向,所以从2009年开始,物联网在国内成为一个新兴战略产业。

02年的时候我是国内第一代Arm开发工程师,从用底层汇编开发BootLoader、开发传感器接口协议,到网络协议、软件、硬件、芯片等等都做过,还通过ARM core来做SoC集成开发,很多年里我一直在做底层软硬件各方面的工作。后来我发现,物联网今后的发展不是纯靠技术,而是要靠整体系统的把握和整合,因为它不是一个纯技术形态,而是技术跟行业融合的形态。所以从06年开始我就在关注两个点,物联网的系统架构和标准化。

2011年我开始担任国家物联网基础标准工作组总体组的组长,当时交给我们总体组一个很重要任务,就是要求我们必须讲物联网到底是什么,物联网的标准应该怎么制定,物联网的架构该怎么定,物联网跟各行业该怎么去落地等等。当时接到这个任务,对我来讲压力很大也很兴奋,我觉得我这辈子就是奉献给物联网了,所以我带领总体组的整个团队,有全国上百位的专家,我们不断去研究和琢磨物联网的架构该怎么做。

到2013年我们就开始形成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物联网不能再用传统的分层架构去做,既不能用OSI分层模型,也不能用当时提出来的所谓三层架构(感知层、网络层、应用层)去做,因为物联网已经不是一个对等网络通讯系统,所以我们用域的方式提出六域模型这样一个概念。这个模型提出来以后得到不同行业专家的认可,也加强了我们的自信,所以在13年底我们就把六域模型提交到ISO(全球最权威的国际标准化组织),这也代表全球第一部物联网国际标准架构是由我们中国首先提出的。2013-2015年这段时间我们是一直在推进六域模型的国家标准化和国际标准化。

2015年我正式接触到区块链这个概念,我们团队开始走向融合。到15年底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思想上又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说我做了这么多的物联网,尽管已经做到国际标准的最高点,但是放眼望去,物联网产业其实依旧还处于萌芽状态,这时候我觉得自己应该通过真正把握的一些关于物联网产业和行业未来走向的本质性的东西,站到整个产业的前端去为大家做这个实践,物联网到底该怎么在各行业落地,六域模型到底该怎么跟应用生态结合,区块链跟互联网和行业生态要怎么嵌套起来。

2016年年初我离开了原来的单位,创立了“庆渔堂”,这就是开始两条腿来走路,不能永远只在脑海里想东西,所以当时我选择以农业为第一个落地场景去落地我们六域模型的标准,在农业里面做行业的整合,创新一种平台化运营的模式,推动农业的发展。另外这个过程中也在不断验证我对区块链的认识,物联网在行业的应用过程当中的确是需要区块链,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断在强化我个人对推动这件事情的决心和信心。


王大炮


据我所知,潘总您是前Arm亚太区物联网市场总监,能否也介绍下您的一些相关背景?

David Pan

SDChain联席主席&首席执行官

159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