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7年,一颗苹果成就了牛顿,牛顿三大定律让后人铭记至今。


2018年,崛起的新一代公链“牛顿”开创性的构建超级交换协议,让业界备受期待。


徐继哲,牛顿项目(Newton)创始人,早年就职于新浪网,任新浪邮箱技术负责人;后加入好乐买,任公司技术负责人。在3D打印、智能硬件、手机游戏、招聘等领域连续创业。从2005年开始,创办哲思社区,在中国推广自由软件运动,普及相关技术、法律、社区文化,推动中国社区和国际社区的交流和融合。在经过众多行业的经验积累和对行业模式的观察后,开始了区块链领域的创业。



牛顿项目创始人徐继哲


进入区块链行业,对徐继哲而言更像是从业多年来自然积累的结果,而非刻意选择。区块链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本身就具有开源的特点,最早也是在开源社区有较大影响。也正因此,徐继哲选择从公链为切入口进入了这个热闹的行业。


理念不同,退出亦来云


2017年,徐继哲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参与亦来云项目的创立和运营,同年12月退出亦来云项目后,次年1月正式创立牛顿项目。


之所以退出亦来云,徐继哲透露,主要原因是对项目的发展理念不同。亦来云主要创始人希望按照公司方式来管理项目,而他希望的是社群治理的方式。


“我是在彻底离开亦来云之后才开始发起牛顿项目的。两个项目没有任何的关系或者任何类型的合作。反而是原来亦来云社区的很多人参与了牛顿项目,并且一直支持到现在。”徐继哲说。


根据白皮书等资料显示,二者的技术、团队并没有重合,发展方向、定位也完全不同,是两个完全独立的项目。不同于亦来云,牛顿项目致力于社群经济基础设施的打造,提供治理、协作和激励,构建人人贡献、人人受益的激励模型。


昔日备受瞩目的明星项目亦来云近日频频遭遇声讨,也成为了大家十分关心的话题。在徐继哲看来亦来云的主要问题是项目定位模糊,商业模式不清晰、项目治理存在不足。尤其在项目治理上,更像是公司制度,推行的社群共治委员会未能落到实处,团队在决策做出前也没有与社群或者社群代表有过沟通,没有建立起像NEP类似有效的沟通机制以保证决策能够对项目、对多数社群成员有利。


公链需要设计好可操作的通证模型和业务模型


亦如亦来云的发展,“2018是公链之年”的高昂之声仿佛还萦绕在耳边,但是市场却结结实实地把“公链之年”变成了“公链之殇”。


“开发者开发出来的公链能在一个领域解决实际问题,这是最重要的。”徐继哲说,“如果只论技术,那么区块链本身就是开源的,已有的公链已经太多了。这就是说公链发展需要设计好可操作的通证模型和业务模型。区块链的本质是将公平合理的激励机制模化,惠及参与者。只有这样,才能形成社区,生态才能繁荣。”


目前市场上公链的发展基本遵循“底层公链—解决方案—项目应用”的发展逻辑。技术方面存在两种发展路径:一种是自下而上,先搭建底层公链,再寻找机会落地应用;另一种是自上而下,将区块链等技术直接应用到某个商业场景中,比如:满足现实商业场景的交易处理速度、解决开发成本高、可行性低等商业应用痛点,解决多数人贡献少数人受益的问题。


牛顿属于后者,它针对目前商业模式封装仍旧比较原始的现状,在电商领域用区块链等技术,建立超级交换协议,基于超级交换协议开发支付、商城、保险等DAPP应用,建立社群经济。


此外,不同于其他项目的通证模型,牛顿通证设计成类似于正态分布曲线进行发行,没有增发。通证的核心是通过为整个生态和社群提供确定性来建立繁荣,一定不能按照货币供应理论来设计。


链商零售NewMall是牛顿的第一个最重要商业化场景,同时也将是牛顿的第一个“样板场景”。电商关注的是成本和效率的问题,链商零售关注的是激励模型的问题。运用牛顿的思想把电商从一个成本和效率巨大垄断的机器,变成一个人人贡献、人人受益的零售平台。


据悉,NewMall技术上的开发在2月份已经完成,首批商家早已确定。目前,牛顿在排定NewPay 1.0的发布、NewMall的上线等重要里程碑的时间节点。


发展初期,NewMall上的商家为精选商家,确保用户在购物、发货、退换货过程中的优质体验。前期商品主要以为运动类为主,初期SKU为10,000左右。跑通流程两周后,商品会逐渐丰富品类,预计上半年SKU将突破100,000。


“所以,会发现牛顿与其他项目不太一样。”徐继哲介绍,“牛顿的核心优势之一是我们对区块链的本质有着清晰的认识并付诸实践,使得牛顿的各方面都切实可行,最终服务实体经济。第二个优势是牛顿不只是有NewChain(区块链),还有NewIoT(物联网技术和设备)、NewNet(分布式计算和存储网络)等,能提供完整技术栈,是一个真正完整的基础设施,除了服务链商零售,还有游戏、农业等其他商业形态。”


“区块链不能服务实体经济”的论调在今年会被打破


提到公链,很多人认为未来市场的转变及行业重振要依赖于商用。也有人说区块链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做应用其实都是痴人说梦。


“区块链不能落地、不能服务实体经济的论调在今年就会被打破。持这个观点的人大概率没有真正在做一个这种项目,他还是产业的观察家。”徐继哲分析。


从区块链本身的角度来讲,核心就是通过共识算法为数据确权,然后产生确定性,通过Token的发行机制把权利下放,进而带来激励。而未来DApp一定是一部分计算或者数据上链,还有很多东西是在链外的。所以用户对DApp的感知不是仅仅是视觉上的,而是价值上、利益上、甚至是权利上的感知。


此外,现在的公链是可以按照业务拆分,从共识、业务角度是可以运行在不同的链上,经过这种组合,它的可行性已经大幅度提高。

一个颠覆性的技术,是可以创造新的体验和新的商业模式、新的体验一定不是视觉上的或者是交互上的,而是价值上、财富上和真正权利上的感受。


谈及2019年公链的发展,徐继哲表示,“更多的落地应用将普及,而不仅仅是游戏类DApp。”


在他看来,公链很难满足所有的应用场景需求,没有找到具体应用场景的公链将进入淘汰期,截至目前公链普遍缺乏应用场景。只有区块链是不够的,区块链需要结合如人工智能等其他技术,才能服务实体经济,这也是牛顿的优势。


原文出自:https://www.jinse.com/news/blockchain/328791.html


微信公众号→添加朋友→搜bite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