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器时代——场外交易


自从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加密资产诞生以来,人们就有交易这些资产的需求。最初,这些需求主要通过社交媒体来满足,人们在论坛上发帖,或者在聊天群里发布信息,寻找可能的交易对手。这种交易方式通常也被称为场外交易(OTC, Over The Counter)。


场外交易的主要问题是效率低下、违约风险高、缺乏有效的价格发现机制。随着区块链行业的发展,数字资产的种类越来越多,交易者的数量和他们对交易频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场外交易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在这个背景下,集中的交易场所——交易所

(Exchange)随之诞生。


工业时代——交易所


交易所为用户提供一套交易工具以及相关的服务,将所有交易者集中起来,通过计算机程序来快速撮合买单和卖单,并通过锁定流动性为买卖双方提供履约担保。通常,用户必须将某种数字资产预先“充值”到交易所,通过执行“下单”操作,约定一个可接受的“汇率”,并将一定数量的资产锁定在系统中。系统会自动找到那些交换方向相反,并且在汇率上能够达成一致的订单,完成交易对手之间的资产结算,这个过程通常叫做“撮合”(match)。由于在撮合完成之前,等待交易的资产流动性会被交易所锁定,买家和卖家都无法动用,这就保证了交易完成后双方的可靠履约。


安全——中心化交易所的基因缺陷


交易所的诞生,极大提高了数字资产交易的效率,消除了违约风险,也提供了一个高效的价格发现机制。然而,这些体验的提升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首先,为了确保可靠履约,用户必须将资产托管到交易所。交易所实际控制着数量巨大的数字资产,产生了严重的安全隐患。历史上多次发生的交易所资产被盗事件,极大的动摇了用户对交易所安全性的信心。而运营交易所的机构,既面临挪用用户资产获利的诱惑,又面临内部安全管理的挑战。在很多“被盗”事件中,你甚至无法分辨这些被盗的资产,是真的被“黑客”洗劫,还是被交易所挪用,或者被交易所内部员工窃取。


资产被盗虽然只是小概率事件,但交易所为了控制安全风险,或者为了挪用资产,通常都会对用户“提现”环节进行种种限制。如果你使用过任何一个交易所,都会发现,“充值”环节总是免费并且极为便利的,而在“提现”的时候,就会有最大数量、到账时间等种种限制,有时候还必须通过人工审核环节。


垄断——中心化交易所的原罪


此外,从商业的视角来看,中心化运营的交易所,实际上是以公司的组织形式来参与市场竞争,他们必须基于商业利益来选择交易标的。一旦某个交易所形成垄断地位,他们就会充分利用垄断优势,提高准入门槛,设置有利于自己的规则,向项目方收取高额的“上币费”,从而达到自身利润的最大化。这种垄断威胁了数字资产市场的公平竞争,提高了交易者的风险和成本。很多优质项目是以开源社区的方式来组织的,“项目方”并没有足够的融资来承担这些头部交易所的“上币费”;与之相对,有很多区块链项目将融资的一半甚至一多半交给交易所,用余下的资金与交易所合作进行市场操纵(有时候称其为“市值管理”),这类项目往往没有足够的资源用于实际的项目开发,缺乏价值支撑,投资风险非常高。这种垄断交易所与项目方合谋向投资者转嫁风险,收割投资者的行为,造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加剧了区块链市场的泡沫化,威胁了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因此,作为一个加密资产投资者,对中心化交易所的态度可以用“爱恨交织”来形容。总结起来,用户的痛点主要来自于以下几个方面:


1)资产的安全性无法保证;


2)某些环节的体验较差,尤其是注册、提现等环节;


3)只能在交易所选定的标的范围内交易,无法满足多样性需求;


4)治理机制高度不透明。无论是规则制定、收费标准还是撮合逻辑,都是由交易所集中控制。


信息时代——去中心化交易所


在这个背景下,一种被称为“去中心化交易所”(DEX, Decentralized Exchange)的新型交易所逐渐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些特性,有效弥补了传统中心化交易所的先天缺陷。


在谈论去中心化交易所之前,我们应该首先明确“去中心化”的实际含义。在我看来,去中心化交易所与中心化交易所的区别,主要体现在“技术”和“治理”两个维度。


从技术维度来看,去中心化交易所是一个建立在区块链之上的去中心化应用(dApp),通过智能合约,发挥区块链“无需信任”(trustless)、不可篡改的特点;


从治理维度来看,去中心化交易所是一个开放的、社区驱动的、权利和义务高度分散的去中心化组织


事实上,目前的很多“去中心化交易所”项目,并没有在这两方面同时做到“去中心化”。要么是采用中心化技术,在治理层面鼓励社区参与;要么是只采用了去中心化技术,商业模式和运营仍然是中心化的。


那么,一个真正的、理想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它又能给用户带来什么具体的好处呢?


上链与跨链——技术视角下的“去中心化”


交易所的系统,主要分为“资产管理”和“订单撮合引擎”两个模块,前者存储账户数据,负责资产托管和交易结算;后者存储订单簿数据,执行订单的撮合计算。


去中心化的技术方案,是将这两个模块都用链上的智能合约来实现。这样,用户的资产托管到智能合约中,没有任何个人或组织可以轻易盗取或挪用,用户提现也不受任何人为的限制。而订单的撮合逻辑也受智能合约限制,使“抢先交易”(front running)这类作弊行为无法得逞。


得益于区块链系统自身的特性,去中心化交易所可以保证极高的可用性。几乎在任何时候,总能在线上找到可用的节点提供服务,从而保证交易撮合和资产结算永不中断。在最坏情况下,用户还可以选择自己运行一个区块链的节点,来完成中断的交易,并将资产安全的转移到自己的钱包中。


实现这种完全去中心化的技术方案,要求交易所底层的公链平台有足够好的性能,而且智能合约执行的成本足够低。目前,由于大部分公链平台无法同时满足这两点,因此,很多去中心化交易所只能作出妥协,采用一种二层协议(Layer 2),只将低频的资产管理模块部署到链上,而将高频的订单撮合模块放在链下。这种方案虽然牺牲了订单撮合逻辑的去中心化,提高了去中心化交易所开发和运维成本,但至少解决了最为迫切的托管资产安全性问题,也不失为一种可行的折衷方案。


最后,支持多种不同公链平台上的资产之间进行交易,或者说具有“跨链”能力,也是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个重要技术目标。


所有权、运营权、收益权——治理视角下的“去中心化”


从治理的视角来看,交易所是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的,主要体现在它的所有权、经营权和收益权是归属于某一个特定的商业组织,还是归属于一个开放的社区。


在中心化交易所的治理模式中,某个中心化组织有权决定交易何时开放和关闭,有权修改交易规则;这个组织有权决定允许哪些用户来交易,以及哪些数字资产可供交易;交易所产生的收益也归属于这个组织。


而在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治理模式中,交易所的所有权归属于社区,所有的规则变更必须通过投票或者分叉的形式来获得共识;交易所向社区用户开放,选择交易标的、制定手续费等运营权也归属于社区;同样,交易所所产生的收益也全部归属于社区。


目前,无论是中心化交易所,还是去中心化交易所,通常都会对交易所的某种权益代币化,发行一种交易所的“平台币”。有趣的是,通过交易所平台币的经济模型,我们可以清晰的分辨出它的治理模式。


如果平台币只能用于抵扣交易手续费,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当于交易所的“优惠券”或“会员卡”,持币用户仅仅作为消费者享受优惠服务,那么,基于这种平台币经济模型的交易所,其治理模式也是中心化的;


相反,如果交易所的平台币大部分由社区持有,而持币用户拥有交易所重大决策的投票权,并且可以获得交易所的利润作为分红,那么这个交易所的治理模式就是去中心化的;


由于去中心化治理的开放性,任何用户,或者任何用户想交易的资产,都无法被某个垄断组织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而挡在门外。不同的交易标的可以在统一的市场规则下自由竞争,优胜劣汰。任何个人或组织都无法轻易修改游戏规则,个体的退出也不会对交易所产生重大影响。


同时,开放性还可以带来更好的流动性,在统一的协议框架下,所有交易者共享同一个市场的深度。


最后,交易所收益权的社区化,为整个交易生态提供了一个有效的激励,最终会降低所有交易者的平均成本。


进化之路——去中心化交易所演进模型


如果按照以上两个维度,按照交易所的去中心化阶段绘制成图形,如下图所示。我们会发现,去中心化交易所演进的起点和终点都是相同的,演进的路径都是从左下角开始,选择不同的进化方向,逐步向右上角推进



问题与挑战


当前阶段,去中心化交易所的用户体验与中心化交易所还存在相当的差距。最大的问题体现在撮合速度慢、交易成本高和流动性不足三个方面。任何用户都无法接受每笔订单需要等待十几秒甚至几十秒才能成交,或者每下一单,甚至撤单都需要支付高额的手续费。用户更无法接受一个数字资产想卖的时候卖不掉,想买的时候买不到。


在技术层面,去中心化交易所需要解决撮合的性能和经济性问题,这个挑战主要依靠基础设施,也就是底层公链平台的进化来解决。基于这个原因,很多去中心化交易所项目甚至选择自行开发一个公链。


另外,由于不同的公链在协议、账本和共识算法上的巨大差异,解决资产的跨链流动性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虽然目前出现了很多所谓的“跨链”方案,但都无法完美的解决问题。


目前,去中心化交易所比较现实的选择是基于“公证人”(或者称为“网关”)的跨链方案。这一方案的弱点在于过于依赖链下信任,无法实现去中心化。即使引入不同公证人之间彼此监督、互相竞争、形成某种共识的机制,仍然存在公证人合谋作恶的可能。


而“原子交换”这类“方案,本质上是不同公链的资产在两个用户之间的对等交换,而不是资产跨越公链的单向转移。例如,当你想把代币从比特币网络转移到以太坊网络上时,必须找到一个想把同样数量的代币反向转移的交易对手,他拿走了你在比特币网络上的代币,而你拿走了他在以太坊网络上的代币。显然,原子交换更适用于OTC交易,无法满足交易所这种集中撮合的场景。


还有一类“同构跨链”的解决方案,例如Cosmos或者Polkadot,通过设计某种顶层协议,来提高符合该协议的“链”之间的互操作性。这类方案的问题在于无法使现存的公链之间实现“跨链”,除非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公链都能够兼容这种顶层协议。这一点短期很难实现,因为“跨链”的难题恰恰在于“跨协议”交互,而公链之间的竞争本质上正是协议之间的竞争。所以,试图通过统一协议来完成“跨链”的目标,显然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治理层面,去中心化交易所需要解决流动性激励问题,这主要依靠合理的治理模型和激励模型。这个问题往往被人们所忽略,其实它才是很多去中心化交易所最大的短板。一个中心化治理的交易所,甚至不应该被称为“去中心化”交易所。但治理的去中心化, 远比技术的去中心化难度更高。无论是经济模型的设计、社区的建立,还是交易生态的发展,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交易用户、传统交易所、项目方、做市商、加密资产投资人等,整个生态中的不同角色通过持续的竞争和合作,最终达到利益的平衡。因此,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应该着眼于建立一个完整的交易生态,把原本分散在不同“中心”的流动性汇集在一起,而不是试图成为一个新的“中心”,这样才符合“去中心化”的真正内涵。


进化的终点——完全去中心化交易所


随着公链技术的进步和治理模式的迭代,去中心化交易所已经逐步具备了商业应用的条件。用户正在期待着一个进化到完全形态,从技术到治理都完全体现去中心化的新一代交易所的诞生。


这个交易所应该构建在一条高性能、低成本的公链之上,可以在链上完成订单的撮合,并且具有跨链能力


同时,这个交易所应该有一个充分开放的生态,由社区所有、社区运营、社区受益。它的治理模型应该能够充分平衡所有生态参与者的利益,无论是交易用户、运营者、流动性提供者还是项目方,都可以从这个生态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蓝图已经勾画完成,是时候做一些事把它变成现实了。按照理想中去中心化交易所的终极形态,我们打造了一个商业应用级别的去中心化交易所——ViteX。我不打算在这篇文章中讲述太多ViteX的细节,只给好奇的读者提供一些线索:


  • ViteX是一个体验接近传统交易所的去中心化交易所,资产由用户自己通过私钥控制,在交易前不需要复杂的注册和KYC流程。


  • ViteX是一个开放的平台,任何人都可以利用它“开自己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就像在淘宝开店一样简单。


  • ViteX运营的核心角色是“交易所运营商”,他们类似淘宝的“商家”。这些运营商将来自传统交易所品牌持有者、区块链项目方、Token Fund,或者社区KOL等。运营商有自己的交易专区(类似淘宝的“店铺”),保留自己的品牌,拥有开通交易对、设置手续费等运营权。运营商的品牌和信用将成为他们在竞争中取胜的关键因素。例如,上币标准和尽职调查更为严格的运营商,可能更容易被用户认可。


  • ViteX是一组运营去中心化交易所所需要的基础设施,包括智能合约、网站、API、SDK等。运营商也可以基于ViteX API来搭建自己的交易网站,或者和自己的交易系统打通。


  • ViteX将基于平台币VX来完成激励和去中心化治理。VX代币没有明显的利益相关方,也没有融资和预挖。获取VX的方式包括:完成一笔交易、开通新的交易对、为ViteX智能合约提供公链资源的配额、为ViteX提供流动性、邀请新的用户等。这些规则将被写入智能合约,成为协议的一部分。


  • ViteX平台归属于VX持有者,任何协议和规则的修改都将通过VX投票来决策。同时,ViteX平台产生的利润,也将100%分配给VX代币的持有者。


  • ViteX是构建在Vite公链之上的,Vite公链是一个基于DAG账本、支持智能合约的异步高性能公链平台,秒级确认,无手续费,支持多币种及跨链。Vite公链就是为DEX这一类复杂的dApp而设计的,可以很好的满足链上撮合的性能和成本要求。



希望我们的探索和实践,可以加速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演进速度,催生更多的商业机会,并让加密资产交易生态和整个区块链行业走向繁荣。


作者:刘春明,Vite Labs创始人,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协会常务理事。欢迎转载。


请通过ViteX官方账号了解交易所最新动态:









  • 原文出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387425.html



微信公众号→添加朋友→搜bite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