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文由Bitker研究院编译完成,Bitker研究院专注于区块链行业理论研究、前沿技术、二级市场分析等各垂直领域的研究。



1.  中心化的历史


互联网就像一个国家,然后分裂成几个王国。它最开始是部落和“乌合之众”社区的集中地,然后有人意识到这些“村庄”正在产生什么,于是他们有意无意地控制了该资源:数据。


纵观历史,更大更有组织的团体意识到他们可以通过获得新领土来获得资源和权力,他们也是这样做的。历史是一幅血淋淋的织锦,上面织满了征战、十字军东征,以及为争夺本世纪的资源而进行的战争。掠夺有很多理由,比如土地、丝绸、盐、黄金。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互联网上,但没有太多流血事件发生,主要是因为这十年争夺的资源是数据。


互联网已经变成了寡头垄断,你向谁鞠躬,取决于你登录后要做什么。


搜索?谷歌;


采购?亚马逊;


信息?维基百科;


娱乐?YouTube;


音乐吗?Spotify;


你明白了吗?


我并不是说上面的公司完全控制了他们的行业(谷歌除外),但是在上面的大多数类别中,只有少数几个关键参与者控制着他们整个数字业务。


通过Gmail发送的每一封电子邮件的每一个字,以及在Chrome浏览器上的每一次点击,都被谷歌监视着。谷歌联合创始人施密特(Eric Schmidt)曾说:“我们根本不需要你打字,我们知道你在哪儿,我们知道你去哪儿了。我们或多或少能知道你在想什么。”


这就好像我们已经开始把进步和中心化联系起来。似乎如果要在技术、艺术等方面发展和进步,就需要中心化的组织来促成。想想“一站式商店”这个词在营销语言和文案写作中是多么流行——我们重视中心化带来的好处,我们被教导要这么做。


2.  谁在意是否中心化呢?


想想中心化真是一个可怕的概念,但没有人真正在意它。因为我们能免费得到所有这些伟大的东西,比如美妙的互联网服务,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便捷,但代价是公开我们的在线身份。我们很少停下来思考,如果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可以预测,那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很少停下来思考极端中心化的后果。


不管你是不是一个内容创造者,也不管你是否积极地尝试创造一个数字身份,或者你只是随意地上网,除了娱乐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目的,你仍有一个在线个人资料。谷歌在你身上创建了一个,Facebook有,Twitter有,不管你怎么称呼。每次你登录电脑并打开网络浏览器时,它们都会为你安排好旅程。您所消费的内容由一个算法提供给你,该算法根据你过去的消费来预测你希望看到的内容。Youtube希望你花尽可能多的时间在他们的平台上,最好的方法就是给你他们相信你会喜欢的视频。为了服务,他们为你创建了一个内容泡沫。


这个算法背后的意图并不是恶意的,它只是为了给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然而,长期的结果有点可怕。


世界上的人们只得到证实自己偏见的信息。那么,教我孩子的人又是在哪个内容泡沫中长大的呢?


让我们更进一步,超越内容。随着facebook加密货币Libra的推出,中心化催生了一个新的泡沫:金融泡沫。比如只向你提供你买得起的产品的广告呢?


当一个金融系统与已经成为个人数据中心的Facebook捆绑在一起时,它将能够管理我们与之互动的产品和服务。想象一下,如果超市是由一个算法来安排的,它根据我们最可能购买的东西来销售产品。


我可能是我习惯的总和,如果不接触社交网络之外的事物,我就无法改变它们。创造这些中心化的泡沫不仅确保我们最终都是一样的,而且将一直都保持这样。


3.  去中心化意味着什么?


在我们进一步讨论之前,让我们花点时间来讨论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去中心化。有各种各样的定义以及大量的图表都在努力解释这个术语,但是均没有真正地整体把握这个概念。


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创始人)不久前发表了一篇文章,谈到了去中心化以及互联网上流传的几种错误定义。这里有一段直接引语,他讨论了去中心化可能的几种类型。


(1)架构(去中心化)——一个系统由多少台物理计算机组成?这些电脑中有多少台可以忍受在任何时间崩溃?


(2)政治(去中心化)——系统由多少个人或组织最终控制计算机?


(3)逻辑(去中心化)——系统呈现和维护的接口和数据结构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单一的整体对象,还是一个无定形的群?简单来说:如果您将系统一分为二,包括提供者和用户,那么这两部分是否会继续作为独立的单元运行?


为了更好地解释这个概念,他还列举了几个例子:


传统公司在政治上是中心化的(一个CEO),在架构上是中心化的(一个总部),在逻辑上是中心化的(不能把它们一分为二)。


语言在逻辑上是去中心化的; Alice和Bob之间说的英语、Charlie和David之间说的英语根本不需要一致。语言的存在不需要中心化的基础,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创建或控制英语语法的规则 (而世界语最初是由Ludwig Zamenhof发明,虽然现在它的功能更像一种生活语言,逐步发展为没有权威性)。


区块链在政治上是去中心化的(没有人控制它们),在架构上是去中心化的(没有基础设施中心点故障),但在逻辑上是中心化的(存在一种普遍认同的状态,系统的行为就像一台计算机)。


Vitalik关注的是去中心化的技术利益,而我倾向于考虑社会利益,尽管它们是相辅相成的。更好的系统架构和组织将带来社会效益。


如果我们把这些概念应用于社会,它对我们如何在经济和管理上改进我们现有的方式具有重要的影响,它指出了我国现行中心化体制的缺陷。


4.  中心化的收益递减


互联网很好地创造了个性化的感觉,就像每个使用互联网的人都在经历一段独特的旅程——而实际上,所有人之间最大的共同点是我们都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很抱歉给你泼冷水,我确定你很特别,但我能用正确的数据证明,我可以创造一个500万人(绝对最低)的目标市场,他们在特定的网站和平台上几乎和你做同样的事情,同样的购买习惯、同样的阅读习惯、同样的游戏。


这一切都是为了简单。简单就是速度,而现在的人类都在追求速度。我写这篇文章的主要问题,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这种虚假的个性化和简单将会像其他所有东西一样收益递减。



图1 收益递减定律



最终,我们将到达上图钟形曲线上的一个点,在这个点上,回报不再到达最终用户,但却完全由提供服务的人累积。这些“免费”服务我们已经使用了很多年。我们没有意识到我们正在向那些能从这些信息中获利的公司提供关于我们吃饭、生活、购物、观看电影的数据。


我希望我们没有到达这一点。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我们创造了如此多的相关内容泡沫,以至于根本没有个性可言。所有的内容都是通过特定的渠道提供给特定的受众,所有的品质都是由算法决定的,算法决定了大众所看到的内容。


生活对艺术的模仿远远超过艺术对生活的模仿,因为艺术正忙于吸引Youtube搜索算法。


这是一个可怕的想法。


如果生活模仿艺术,而艺术不断地试图符合中心化的内容分发渠道所认为的“合适”或“好的”内容,那么我们当前的道路可以通向一个世界,在那里生活已经成为搜索算法认为人类想看到的东西的模仿,由不同的搜索算法决定的自我实现内容的不断循环最有可能吸引人们的注意力。


5.  所以,为什么去中心化?


因为现在我们还没有达到这个极端,我们还有时间。当权力完全转移到公司和中心化实体时,这些公司和实体一旦意识到自己无能为力,就会受到绝大多数人的挑战。我们需要去中心化,以避免由少数人决定我们消费、生产或使用的任何东西。


我想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对中心化的结果感到满意,极端的中心化将允许无缝的交互性。只是,极端的交互性要么需要极度的去中心化,要么需要极度的中心化——我们已经看到,在过去的极端合作中,我们有多么幸运。


是否认为人类需要去中心化取决于你的价值观。我发现很难真正确定自己的意识形态。我可以是一个伪君子,我宣扬隐私和安全,但仍然用面部识别解锁我的iPhone。


话虽如此,我仍重视自由思想、独立,以及我们目前仅有的一点个性。我珍视我们正在创造的未来,我对未来充满希望,我并不羞于为之做出贡献。



来源:Medium  作者: Reza Jafery


翻译:Bitker研究院


原文出自: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410092.html


微信公众号→添加朋友→搜bitett